🎃

一只会说话的废物 重度声控 广播剧中毒患者 以后会尽量集中在周四周五周末更文

[ABO 标记困难 双花番外]冬日

《标记困难》的双花番外。
CP双花,ABO设定。正文CP喻黄双花。
是双花的冬天+标记。感觉双花是每天都在老夫老妻,可是一旦说了两句扎心窝子的情话,就要闹得像初恋一样轰轰烈烈的类型。
我不是故意不更的QwQ实在是,我并没有写完……
——————————————
B市和Q市这一年冬天都没下雪。南方人张佳乐在北方住了好多年,本质上还是个南方人,一进十二月份就开始等着盼着降温。孙哲平实在看不下去自家乐乐像个小孩儿一样每天看天气预报了,问他:“雪到底有什么好看的?”
“好玩啊。”张佳乐想了想,“虽然B市的雪不太白,也不能吃,但最起码可以堆雪人,还可以在雪上打滑,你还记不记得当时我们去T市打比赛,你拖着我在雪地里跑?”
张佳乐这么一说,孙哲平也想起来了。

那时候百花刚刚起步,去T市客场打301。他早就不记得那场打了几比几,赢了输了,但是比赛完了第二天拉开窗帘的那一刻,看到普天盖的的白时张佳乐的表情倒让孙哲平记忆犹新,完全是表情包级别的突然兴奋。
表情包张佳乐“哇”地一声叫了出来:“大孙你看,好大的雪!”
“嗯?”孙哲平当时皱了皱眉,他是B市人,从小就看雪看雪,虽然也是一年比一年少,但第一感觉还是糟,一会儿路上不好走,说不定要堵车。
“好大好大好大!”张佳乐特别高兴,“走走走,我们去堆雪人!”
这会儿张佳乐在室内,穿了件当年某个潮牌出的拼色卫衣,他姐给买的,估计是盗版,颜色倒是很干净很气质,衬得张佳乐那一脸兴奋特别的傻。孙哲平乐了:“你去哪堆雪人,飞机就剩仨小时了,时间也就够你往雪里插个胡萝卜。”
然后张佳乐不服气,脸也不洗了,抄了件羽绒服就往楼下跑,硬是赶在大家收拾好退房之前,在雪里堆了个胡萝卜出来,别说,还是挺像的。那时候他们还没有那种甭管怎样先爱护手的概念,张佳乐玩雪什么防护措施都没用,耳朵到手都冻得通红,孙哲平下来的时候,他正二了吧唧地拿舌尖舔自个儿鼻尖上的雪花。
“孙哲平你看,我这个胡萝卜堆得怎么样?”
“张佳乐,衣服都湿透了!”孙哲平无语地看着他羽绒服深一块浅一块的袖子。
“啊,没事啊。”
“问题你下楼的时候穿的是老子的袄!”孙哲平一个爆栗敲过来。
为了避免两人唯一一件还干着的外套也遭受荼毒,孙哲平万般无奈之下教了张佳乐一个比较不容易误伤他人的玩法,打滑儿。他小时候皮惯了,随随便便就能滑出去挺远。张佳乐就不行了,要么滑不出去,要不刹不住,有一回差点撞电线杆上。正好旁边小学生上学,有两个小男孩儿一个拉着另一个在冰上出溜,前一个动作玩不转的张佳乐看得眼睛发亮,非要和孙哲平玩那个,把行李都丢给队友,好整以暇地蹲着,伸着两只沾满了雪的袖子,一脸期待地看着他,呼吸冒着白汽,脸上冒着傻气。
于是二十岁的孙哲平,就cos了一把阿拉斯加,拉着心理年龄恐怕只有五岁的张佳乐跑出去三百多米。等张佳乐玩够了,百花的队员也一个个笑得差不多了。

那简直是孙哲平队长史上浓墨重彩的一笔不堪回首。但是现在想起来,居然有点怀念张佳乐冻得比胡萝卜颜色都鲜艳的鼻头。
于是孙哲平决定带张佳乐去滑雪。他的Omega想玩雪,天不支持,他支持。

孙哲平,话是说出口了,但他其实不会滑雪。
嗯,这个问题,不是每个北方孩子都会滑雪的。他年纪不大的时候,滑雪还没怎么流行,等到京郊的滑雪场纷纷地开了,他已经在K市网吧吃泡面了。他平衡还可以,旱冰也能玩一点,真正把脚蹬进沉重硌脚的靴子里,就完全没了主意。
就这样,张佳乐还拒绝了在雪场门口跟他们自我推销的教练。
“就是来玩一玩,带教练就目的性太强,没有放松的感觉了!”张佳乐信誓旦旦地说,“我会,我教你,保证你摔不了,我滑雪是在亚布力学的,我上过中级道呢!”

事实证明张佳乐的保证并没有什么卵用。
孙哲平进了雪场才知道,张佳乐的滑雪真是在亚布力学的,还上过中级道,问题是,他连学带滑统共就教练带着上过一次中级道。这才是他家祖宗第二回踩滑雪板。

当他后悔相信张佳乐话的时候,已经在雪里结结实实滚了两圈,张佳乐踩着小板儿笨重地跨擦跨擦走过来,从上往下看他:”你没事吧?”
孙哲平撑着雪杆晃晃悠悠,顽强地站起来:“没事。”Alpha皮糙肉厚的,摔一下怕什么。
事实证明,摔一下,怕爬起来接着摔。
孙哲平刚站起来就觉得自己开始向后退,脚根本不听使唤,重心也不稳:“怎么搞?!!!”
“哎你坐坐坐,往后坐,不是让你腿抬起来往后坐,哎哎哎哎……”张佳乐伸手也抓不住他,眼看着孙哲平用脊椎着地法来了一个姿势漂亮的后滚翻,于心不忍地咳嗽两下,“那个,大孙,你没事吧?”
孙哲平抖抖脖子里的雪,努力保持身为一个Alpha该有的自信,沉稳和风度:“……没事。”

张佳乐胆子特别大,前面溜过十五分钟,就敢对孙哲平进行爱的教育。
“来来来你站个内八,腿弯起来稍微往后点儿,就是这样,这样哈。”张佳乐两条细腿包裹在厚厚的防寒服下面,挪起来居然也没有太僵硬,“你看,让这个滑雪板像一个八,就能减速,小心别让板搭在一起。”
“嗯。”孙哲平点头。
“然后呢,让这个板平行,就是正常滑,加速就让杆撑地,不要分外八,会越分越大然后摔了的。”张佳乐继续讲解。
“嗯。”孙哲平点头。
“再然后呢,如果要摔了你就往后坐,重心后移,往后坐,过会儿就停下来了,真摔了也摔不疼。”张佳乐比了个坐的姿势。
“嗯。”孙哲平再点头。
“行了,上吧!”张佳乐一拍自己胸口,“乐爷保证,你现在已经有初级道水平了!”
孙哲平:“……”
他的Omega有时候就是会突然变成张五岁。孙哲平安慰自己说,已经习惯了。
但还是很想把他按在床上揍一顿。


不管怎么说,孙哲平还是跟着张佳乐挪上了传送带,虽然在往雪道上溜的时候出了一点小问题,不过张佳乐凭借着他优秀的临场应变能力顺利解决了——就是那个被他乱扭的时候铲了一下被迫直接遛下去的哥们一开始毫无防备,叫得有点凄厉。
孙哲平一直看着那哥们平安滑到下面才松了一口气:幸好是个技术好的,这要是张佳乐,不定滚到哪儿去了。
“准备好了吗孙哲平?”张佳乐兴奋得眼睛一闪一闪的,“要我帮忙推你吗?”
好在他的Omega,虽然技术不好,但是心态挺好的……孙哲平想。我们来的时候买保险了吗?票里是不是包含着来着?

张佳乐的教学虽然简单粗暴,但是还挺好用,主要是好记。
孙哲平一开始只能把雪板的前端压得很近才能控制住自己的身体,晃晃悠悠地来回了一两趟就能掌握要领了,慢慢地就不再减速,享受起那种风裹在耳边的感觉。难怪有人管滑雪叫白色鸦片,速度和掌控感会让人上瘾。
张佳乐呢?他的Omega疯起来就不要命,比他进度快好几圈,现在已经玩High了,好几次从他身边呼啸而过,大声喊他“大孙”,像人猿泰山一样“OHO——”着往下冲。
张佳乐真是个很独立的Omega,嗯,准确来说,是个很独立的人。虽然孙哲平与他一起来,他也没有特意硬要和孙哲平同上同下,非要出现在彼此视线里,到底了就再上传送带,上到雪道就往下滑,不塞在那挡着后面的人,摔了就自己爬起来,爬不起来会喊路人帮帮忙,再站起来又是笑嘻嘻的,没有躺在那非要等孙哲平去捡起来的意思。虽然大部分人都呼朋引伴,但张佳乐自己蹬着小雪板儿在其中也如鱼得水,特别洒脱。
孙哲平有种感觉,如果今天张佳乐自己来,他也能玩得非常开心。那是他这么多年养成的好性格。

两人的午饭是泡面。倒不是嫌餐厅贵,是张佳乐想吃了。在队里张新杰不让吃,在家里孙哲平不让吃,张佳乐这会儿特别惦记康师傅红烧牛肉面的味道,趁着孙哲平还在和鞋搏斗,自己先跑去买了泡面火腿肠,拎回来在孙哲平眼前晃晃:“吃不吃?”
那孙哲平也只能说吃。
于是两个人又仿佛回到了很多年之前。训练完回到宿舍的标配是一人一桶面,一人一根火腿肠。如果他们恰好刚刚去过超市,碗里的内容就会丰富很多,可能会出现鸭翅鸭脖,或者卤肉,烧鸡腿,榨菜……现在就只是标配而已,张佳乐还是吃得很香。现在张佳乐年薪好几百万,加上杂七杂八的收入,足够把一个人养得口味刁钻,可他和以前一样容易高兴,用叉子固定泡面盖时戳出来的洞很标准,这都能让他得意地把Alpha拖过去看。
孙哲平心里一动,贴近过去亲他。
张佳乐没心没肺地笑,刺溜舔了一下他的嘴角:“你嘴都没擦呢,一嘴的油。”

他的乐乐是会发光的。
孙哲平站在中级道旁边看着几步之外的张佳乐给自己加油打气,先是活动几下手脚,然后做几次深呼吸,和打比赛之前一样。
“我下去了啊,你给我拍帅一点!”
“好。”
于是张佳乐把头发解开,让它们在风里散着,然后帅气地把皮筋一丢,握住了插在一边的雪杆。
中级道上人不多,一大半是单板。张佳乐在其中,并不熟练地飘来飘去,像一片狂风中的叶子,顺着陡峭的雪坡飞快地加速,看得人心惊肉跳。可那个人似乎不觉得,变成了一个不太明显的小点儿才停下来,挥起一只手跟上面的人晃。
大概还比了个剪刀吧,孙哲平想。
他咧了咧嘴角,把手机放进里面的口袋。

奇怪的是,好像从来都没有什么让张佳乐畏惧。
而张佳乐不畏惧的事情,孙哲平也绝不会退缩。
风烈烈刮着他的脸,有些痛,但是很刺激,很疯狂。


“我要被你吓死了,那是中级道啊孙哲平,看着你往下滑我以为你要滚下来。”张佳乐泡在氤氲的温泉水里还在念叨,“你知不知道你是第一天滑啊?摔了怎么办?”
“摔了就往后坐。”孙哲平掬一捧水,淋上他的头发,挨了一肘才换了认真地语气,“摔不了,我有数。”
“你有数个鬼。”张佳乐往后靠在他肩上,扭过头瞪他,“你就是看乐爷下来了,怕我觉得你怂。”
孙哲平挑一挑眉:”哦?那你看了之后觉得怎么样?“
张佳乐哼了一声,环住他脖子亲了一下:“帅,不愧是我的爷们。”
滑雪和温泉就像泡面和火腿肠一样标配。孙哲平定的温泉酒店条件很好,日式的木过道一直延伸到茂密的植物中,又安静又隐秘,水池够大,张佳乐甚至像模像样地在里面划了两圈水。他从前不会游泳,去了霸图之后现学,一个夏天把自己晒得像条咸鱼干,现在游得比韩文清还快。
孙哲平放着Omega在水里扑腾,自己惬意地靠在池边喝饮料,白天折腾得很疲倦,现在整个人放松下来,格外惫懒。
也就是这个时候,天突然很给面子地飘起雪来。

星星点点的雪片悠悠地飘满了整片夜空,张佳乐脸上便又露出和当年一样惊喜的表情。
那时候啊。那时候别说温泉酒店,他们出门连星级宾馆都睡不起,才刚刚有了一点积蓄,通通都砸给了战队砸给了装备,在T市,张佳乐时第一次看到北方的大雪时住的是快捷酒店,双人间不到二百块钱,窗户缝有点漏风不说,晚上什么动静都有。但是他们不觉得哪里不好,在那之前,他俩也一起住过十几平米的出租屋,一米五的床,各睡一头,孙哲平腿长,需要搬个凳子放床边搭腿,要不睡迷糊了一翻身就能直接蹬张佳乐脸上。最艰苦的时候俩人就在网吧开个单间,张佳乐趴桌子上睡,孙哲平倒地下睡。孙哲平也就算了,张佳乐怎么也是个分化了的O,让家里知道他筚路蓝缕到这种地步不知道心疼成什么样,他自己却不介意。
那时候他们还不是恋人。张佳乐发情期的时候自己待在洗手间里冲冷水,他在楼梯间等着,两个人中间隔着出租屋的空房间。他能嗅到张佳乐的气味,但是那种气味很快就会消散,张佳乐湿着头发开窗透气,顺便丢给他一个橙子吃。很快房间又会恢复它本来的样子,好像那种一触即发的暧昧和危险都不曾出现。

那时候还很年轻的孙哲平,是不是也曾经和现在的他一样,有过这么强烈的心动?

链接暂时评论,明天放到正文里来

END

——————
Emmmm 我并不是不想更啊是我卡了……呃……卡在天雷地火2那篇肉上……有个细节一直推不过去,我……好吧我就是没写完你们来打我啊!仰天长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双花番外一开始没打算有肉,现在就加一点点。
双花这种滑雪学习法是逆天的,主角可以为所欲为,请少女们不要轻易尝试……


评论(52)

热度(321)